我觉得我很委屈

有句mmp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cr.logo…开司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农坤】错爱/一发完/

哭死我了啊啊啊啊555555555555

Aprilball:


————深夜の悲伤————


  蔡徐坤猛地惊醒过来。


  他一身简单朴素的病号服,输液管扎在他白皙得几近透明的肌肤上,液体顺着管子流进他的身体里,蔡徐坤转头看了两眼,视野像慢慢对焦好的镜头一样清晰起来。


  一旁的护士看了他一眼,走到门口去。


  蔡徐坤的心脏一阵钝痛,他挣扎着慢慢起身,然后喃喃道:“他呢......”


   他五指抓紧了身下的白色病床单,表情几近惶恐。


  “子异!子异呢!”


  门口走进来一个一身黑衣的男人,他走到蔡徐坤身边,声音很温柔。


  “我在这里。”


  “你没事吧?”蔡徐坤抓紧了他的一只手臂,“你受伤了吗?”


  “没有。”王子异轻声回答他。


  “不可能。”蔡徐坤颤抖着抚上他的脸,“不要瞒着我。”


  “好吧。”王子异有些无奈,把左手臂的衣袖挽起,露出一截白色微微泛黄的绷带。


  “小伤,不要紧的。”


  蔡徐坤的心像是被放气的气球一样迅速地瘪了下去,他长长地呼出一口气。


  “还好......”


  王子异没事,他像是意识到自己被上天眷顾,整个人放松下来,他忍不住微微扬起唇角,附身轻轻把头靠在王子异的肩上。


  劫后余生,他除了喜悦和感激,后怕也如潮水一般淹没了他。他伸出手紧紧抱住眼前人,为什么要让他再等呢?在永远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的时间里,能做的仅仅是尽可能留住现在罢了。


  他一向感性,此时眼里又忍不住泛起泪花。


  “之前你的问题,我现在回答你。”蔡徐坤笑了,苍白的脸上终于泛起一点嫩红。


  “我愿意。”


  他说。


  “王子异,我们在一起吧。”


  王子异伸手轻轻回抱住蔡徐坤瘦弱得仿佛下一秒就会破碎的身体,眼中浮动着温柔的笑意。


  “谢谢你答应。”


 


   蔡徐坤原来不知道自己有这么脆弱和敏感。


  他觉得自己似乎得了一种偏执症,他想要王子异时时刻刻陪在他身边,时时刻刻出现在他视线里,只有这样,他才会安心。


  毕竟,经历过的那一幕太过可怕。


  他站在聚光灯下,白色的灯光打在他身上,台下是粉丝疯狂的应援声。


  说实话,灯光有点太刺眼了,他甚至看得到周身疯狂飘浮着的灰尘,在空气里无序地拥挤着。


  他眯着眼睛笑,对着话筒道,“谢谢大家来看我们!”


  然后他又做了那个指着脸颊要亲吻的动作,粉丝们一如既往地开始尖叫。


  可这次,怎么连尖叫都太过刺耳了。


  头顶上传来一声巨响。


  他的笑容都来不及僵住,整个人已经被推开了。


  巨大的破碎声伴随着一丝火花点燃了所有人的惊恐,他的脑袋被轰鸣声狠狠震荡了一下,视野变暗之前,他看到了破碎的玻璃反射出来的光,和王子异身上那片黑色的衣角。


  “你下次不能再这样了知道吗。”蔡徐坤窝在王子异怀里,想起来又是眼底泛红,“呸,不会再有下次了。”


  “知道了。”王子异摸摸他柔软的头发。


  “对了,小猫呢?”蔡徐坤从他怀里抬起头,“我想它了,我能见见它吗?”


  “我就知道你会想见它。”王子异笑道,“我把他带过来了。”


  王子异走出病房,再进来时,抱着一只小白猫。


  “小玫瑰。”蔡徐坤看见它,眼里像是闪现了漫天的星星。“快来抱抱。”


  小白猫喵了一声,懒懒地窝在蔡徐坤怀里,伸出粉色的小舌头舔自己的爪子。


  “它都不想我。”蔡徐坤看它冷淡的样子有点失望,“我们都好几个星期没见了。”


  “动物罢了。”王子异安慰他道,“它怎么可能会像人一样,懂得想念呢。”


  “可以前明明我每次回家它都很亲的。”蔡徐坤不服道,“难道是因为这次过得真的太久了吗。”


  “也许呢。”王子异看着这只猫,回答像是敷衍。


  蔡徐坤看着小白猫身上那块黑色的花纹,就那么一块,弯弯绕绕的几条挤在一起,活像一朵黑色的玫瑰。


  “还记得我们参加那个流浪站活动的时候,我真的一眼就相中它了。”


  “因为它背上的玫瑰吗?”


  蔡徐坤低头亲亲小猫的耳朵,因为王子异的明知故问,耳尖有点泛红,“因为它跟你的名字一样啊......”


  “本来都不想改的,你偏偏要叫它小玫瑰。”


  “适合你,也适合它。”


  这只小猫是九人团参加流浪宠物救助站的时候被他们领养的,蔡徐坤对它尤其宠爱。


  蔡徐坤低头一直跟小猫玩耍着,王子异看着他唇边温暖的笑意,伸手握住了他有些冰冷的指。


  “坤坤。”他道,“我明天不能来看你,你自己乖乖的,好吗?”


  蔡徐坤一下子抬起头,眼中满是无措,他张了张嘴,最终却把音节扼杀在喉咙里。


  “团有活动,对吗?”


  王子异点点头。


  “那你去吧。”蔡徐坤对他笑,把那些渴望和不安深深压抑住,他对自己说,病又犯了啊。


  “可惜我不能跟你们一起。”蔡徐坤看了看自己手上的输液管,“替我向大家问好报平安。”


  团队很忙,他一向是知道的。没出事之前,他的生活就如同上了发条的齿轮一般连轴转。


  其他人没来看他,他也非常理解,子异在就已经很好很好了。


  他有些害羞地伸出双手索要一个拥抱,“多来看我呀。”


  王子异温柔地回抱。


  “知道啦。”




  王子异走出病房门。


  “明天我不能来。”他对护士道。
 
  护士点点头,“我们会准备的。”


  


  王子异走后,蔡徐坤一个人坐在病床上。


  这是一间单人病房,有良好的设施和明亮的窗户。月光透过玻璃倾洒进来,照亮了房间一角。


  房间里没有开灯,这是蔡徐坤独特的喜好,聚光灯下待得太久,他开始享受黑暗中无人可窥的隐秘时光,一些白日里来不及消化的事情和一些裹着隐晦外皮的心思,此刻才好拿出来细细剥离。


  他看着蜷缩在脚边的小猫,轻轻开口,“小玫瑰。”


  “我是不是生病了。”


  “我特别难受。”


  “为什么呢。”


  “我好想见子异。”


  “可明天我见不到他了。”


   蔡徐坤不知道的是,属于他的那个明天,到不了的。


  小猫没有回应它,甚至连叫都不叫。


  “小玫瑰?”


  蔡徐坤不满意它的沉默,伸手碰了碰它。


  指尖传来冰凉的温度,恍惚间,心脏的钝痛再次传来,像一支针狠狠地扎了下去,搅弄着,非要烂个千疮百孔不可。


  


  今天的天气不是很好。


  天空灰暗得像是迷茫之徒看不到的未来,一点白白的雪零散地飘下来,散漫而凌乱。


  王子异从车上下来,关好车门,突然驶来一辆车,在他身边停住。


  有三个人从车上下来了,皆是一身黑衣,胸前的口袋别着一朵白色的小花。


  “你们来了。”王子异开口,呼出的气化成白雾,混杂在似真似假的雪片里。


  朱正廷从车上抱下一捧花,对王子异点点头。


  “刚到吗?”


  “嗯。”


  四人走上石梯,明明是许久未见的朋友,大家不约而同地沉默着,空气像是被冻住了一般沉重得令人窒息,他们连呼吸都轻轻浅浅的,仿佛多一点声响都是对这个地方的不尊重。


  “他们已经到了。”


  朱正廷看到那三个雪中的身影,小鬼正站着不知道在想什么,林彦俊伸手拂去碑上的雪花,尤长靖抬手用袖子抹了抹眼角。


  七个人终于站到了一起。


  在时隔一年之后。


  在今天。


  在这个蔡徐坤抵达不了的明天。


  “子异哥,你还绑着呢?”Justin看见王子异手腕上缠的白绷带,忽然出了声。


  空气在这一瞬也许是凝固住了。


  “啊。”王子异低头看着自己的手腕,“习惯了。”


  没有人提蔡徐坤。


  就好像这一年,大家避而不谈的陈立农一样。


  至少,在蔡徐坤面前。


  



  一年前的今天,对所有人来说,都是一个噩梦吧。


  “子异,子异呢?!”


  蔡徐坤像只惊慌失措的小兔子一样哭红了眼,王子异忍着手臂的剧痛把他紧紧抱在怀里。


  “我在这里。”


  蔡徐坤哭得抽噎,却依然努力在笑。


  “我跟你在一起好不好。”


  “我答应你了,我愿意。”


  那一刻,是王子异一生中最幸福的时刻。


  “小玫瑰。”蔡徐坤逗着猫,眼底还泛着刚哭过的红,王子异心疼地摸摸他的脸。


  他有些欲言又止,他想,如果蔡徐坤知道了,一定会很伤心的。


  毕竟也是相处得这么好的弟弟。


  他刚哭完,王子异有些舍不得让他再哭一次,可他还是得说。


  “坤坤,”王子异干涩地开口,“你睡了三天,这三天发生了很多事.......明天是农农的送别会,你......你知道了吗?”


  蔡徐坤逗猫的手指顿住了。


  他抬起头,眼中的困惑浓郁得化不开。


  “农农是谁?”


 


   “他忘了也好。”朱正廷皱着眉,深深叹了一口气。“他这样的性格,要是记着,会毁了他一辈子。”


  “不要在他面前提农农了。”


  “子异,既然你们已经在一起了,那坤坤就多拜托你了。”


  “我们这个团本也该散了。”


  大家沉默着分别,王子异回去陪着蔡徐坤,蔡徐坤黏他黏的很紧,他一离开蔡徐坤就很惶恐,似乎是事故留下来的后遗症。


  小鬼被朱星杰接走,林彦俊搀扶着哭得脱力的尤长靖去休息,乐华三人则因为行程安排打算回公司。


  “你怎么又哭了?”


  Justin抽了一张纸给范丞丞,范丞丞在车上哭得越来越放肆。


  “他怎么能忘记他呢?”范丞丞哽咽道,“农农他......那么喜欢坤哥!”


  “怎么就偏偏忘记他了呢?!”


  朱正廷忍住了眼中喷薄而出的热意。


  “我们记得。”


  “我们都会记得。”


 



  蔡徐坤摩挲着王子异的手指,有点不好意思道,   “本来都不想改的,你偏偏要叫它小玫瑰。”  


  王子异愣了一下。


  “是因为它背上的玫瑰吗?”


  “你明明知道的呀。”蔡徐坤低下头,“它跟你名字一样啊......”


  王子异猛地收回手,他愣愣地看着蔡徐坤。


  蔡徐坤不明所以,有些担忧地看着他。


  “怎么了?”


  “小玫瑰原来叫什么.......你记得吗?”


  蔡徐坤笑了,“记得啊......”


  他忽然顿住了。


  叫什么......呢?


  心脏一阵钝痛,似乎有人硬生生地剖开了他的胸膛,硬生生将它扯出来一样。


 


 


 百分九参加过一个救助流浪动物的公益活动。


  那一天他们去到市里最大的动物救助中心,拍摄一天的日常。


  “这只猫背上好像印着一朵玫瑰啊。”范丞丞的目光被这只瘦弱的小白猫吸引了。


  “跟你很搭啊坤坤。”Justin笑嘻嘻地跑过来看,所有人都知道,蔡徐坤的粉丝给他取了个昵称,叫小玫瑰。


  “皮?”蔡徐坤瞥了一眼Justin,也过来看了一眼,小猫虽然瘦小,却白白净净极为可爱,软绵绵的叫声萌化了几个大男孩的心。


  “小猫有名字吗?”蔡徐坤问工作人员,工作人员是个年纪不大的女孩子,眼睛一直忍不住放在一旁的陈立农身上。


  “有的,”女孩小声回答道,“它叫弄弄。”


  “哈哈哈哈哈农农!它叫弄弄诶!”Justin第一个笑出来,陈立农好奇地从旁边探出一个头来,有些惊喜道,“哇,真的诶。”


  他站在蔡徐坤身后,双手随意地搭在蔡徐坤肩上,下巴就搭着手靠在蔡徐坤左肩上,很开心的样子。


  蔡徐坤微微僵硬着身子,感受着两人微小的距离,陈立农的呼吸轻轻撒在他脸颊旁,让他感到一阵痒意。


  他其实不喜身体接触,却唯独对这个弟弟毫无抵抗力。


  “你喜欢它吗?”


  蔡徐坤听见陈立农在他耳边很小声地问。


  “喜欢啊。”蔡徐坤说,“它这么可爱。”


  


  陈立农喜欢蔡徐坤。


  这是九人团里公开的秘密。


  蔡徐坤喜欢陈立农。


  这却是一份后知后觉的心意。


  


  


  蔡徐坤觉得自己可能是疯了吧。


  可是,陈立农这个人啊,有特别阳光清爽的笑,有沉默腼腆的乖顺,有他特别爱的为梦想的冲劲,会在粉丝挤他的时候悄悄把他护在身后,看着他的时候,专注得仿佛全世界只剩下他这么一个。


  蔡徐坤不知该如何是好。


  演唱会前一天晚上,陈立农敲开蔡徐坤房间的门。


  “这是我们最后一个演唱会了。”


  陈立农不知为何,看起来有点奇怪。


  “九人团解散之后,公司可能会让我回台湾......”陈立农踌躇道,他突然转身,再回过身的时候,臂弯里出现了一只小白猫,背上有着黑色的玫瑰印。


  “弄弄?”蔡徐坤惊喜道,“你领养它了?”


  陈立农的脸突然染上两朵红晕,这个大男孩躲开蔡徐坤的注视,用他一贯软软的台湾道,“它......它现在不叫弄弄了,它叫小玫瑰。”


  他把小猫放进蔡徐坤怀里,小猫软软地叫着。


  陈立农害羞又认真地看着蔡徐坤和他怀里的猫。


  “你愿意让我留下吗?小玫瑰?”


  


  大家都叫蔡徐坤小玫瑰。


  蔡徐坤曾经非常嫌弃这个名字。


  可现在,他的心却长满了一朵一朵的小玫瑰,盛开得那么,那么灿烂。


  


  


  蔡徐坤说,子异,我好难受啊。


  ——我真的好难受。


  ——我好疼。


  ——我想听你唱歌。


  ——就那一首,我第一次遇见你,你唱的那首。


 王子异扯出一个笑,他不知道,这笑比哭要难看多少倍。


  ——哪一首呢?坤坤。


  ——《女孩》啊。


  蔡徐坤笑得真是好看,眼睛里住满钻石和星星一样。


  ——你穿着粉色的衬衫,可爱得要命。


  ——你知道吗,那个时候,我就喜欢你啦。


 


 “子异,子异呢?!”


  这是蔡徐坤第二百五十六天被惊醒的早上。


  王子异如往常一样等在门口,等他醒过来叫他的名字的时候,往手臂上缠好绷带,再走进去。


  “我在这里。”


  这是王子异第二百五十六次回答他。


  在过去的二百五十五天里,他们每天都要进行这样的对话。


  


  


  雪突然下得很大。


  七个人缄默地站在墓碑前,一起缅怀一年前并肩作战的队友。


  远远的,一个身影踉踉跄跄地跑过来。


  “坤哥!”


  “坤坤!”


  不知道谁惊叫了一声,七个人大惊失色地看着他,王子异第一个冲上去,脱下大衣披在只身一件病号服的蔡徐坤身上。


  “子异啊。”


  蔡徐坤笑了,他的眼睫和嘴唇沾满了白色的雪花,他浑身都在发抖,他那么冷。


  他的怀里安静地躺着小玫瑰。


  僵硬又美丽的躯体。


  他的手里还拿着一朵真正的玫瑰。


  蔡徐坤愣愣地注视着眼前的石碑,黑白的照片上,大男孩笑得灿烂,像能融化茫茫大雪的骄阳。


   其他人沉默地望着他,眼中的泪水终于再也忍不住。


   王子异又露出了那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坤坤,我是谁。”


  “子异啊。”


  “那......你爱谁呢?”


  蔡徐坤沉默了下来,他良久,他对着王子异温柔地笑了。


  “我爱你啊。”


  他的目光穿透了王子异的身体,落在他身后的石碑上,他的一滴眼泪艰难地从眼眶里滑落下来,他紧紧抱着怀中小猫已经冷掉发硬的身体,嘴唇紧紧地抿在一起。


  上天欺骗了他。


  而他也在骗自己。


  


  


  走向石碑的时候,蔡徐坤摔在了雪地里。


  他真像一朵即将在白色世界里凋零死去的玫瑰花,脆弱,无助,可怜,孤独。


  他手里握着的玫瑰的刺扎破了他的手指,血迹沾染了一片白色,妖冶得惊心动魄。


  就像那一天,陈立农用生命开在舞台上的玫瑰花。


  “我的弄弄死啦。”


  他说。


  “你的小玫瑰死啦。”


  在一年前的今天,就死啦。


 


   我爱你吗?


  如果我爱你,为什么我会忘记你?


  如果我不爱你,为什么我要欺骗我自己?


  你死了,我活着。


  可是,你不知道,我才是真正死去的那个。


  


 


 
 蔡徐坤猛地惊醒过来。


  他一身蓝色的丝绒外套,内搭一件渔网衣,正坐在第六号座位上。


  他的视线如镜头对焦一样慢慢清晰过来,台下是刚出场的选手,一身粉色衬衫清新可爱得让演播厅里的人们骚动起来。


  “大家好,我是来自传奇星娱乐的陈立农。”男孩的笑容特别灿烂,笑得眼睛都眯起来。


  “你们可以叫我农农。”


  坐在隔壁的于斌偶然瞥过一眼身旁的蔡徐坤,却惊奇地发现这个人居然在掉眼泪。


  “你怎么了?没事吧?”


  “没事。”蔡徐坤道,“隐形有点干。”


  


 


 录制终于结束的时候,陈立农在回宿舍的路上被人堵住了。


  “你好,农农。我叫蔡徐坤。”


  “你愿意跟我交个朋友吗?”


  


  我愿意做你的小玫瑰。


  这一次,你愿意留下来吗?


  


end.


/番外1/


——————


『不知道大家看不看得出的几个点』: 
1.坤的记忆只有一天,每天都以为是事故发生后醒来第一天 
2.舞台上推开坤的是农(所以农才会出事) 
3.坤把1当成了农(他所有对1的意识和感情都是对农的) 
4.结尾的坤是带着记忆的,可以理解为重生吧


  

恭喜叶修获得2017B萌国漫场燃王!

一身信仰为你荣光加冕,你于荣耀巅峰永不落幕!

2017叶修B萌应援:

恭喜叶修获得2017B萌国漫场燃王!
恭喜叶修获得2017B萌国漫场燃王!
恭喜叶修获得2017B萌国漫场燃王!
为期20天的比赛中,叶修出战六次,共【十次】打破记录!
吾王叶修!吾神叶修!
一身信仰为你荣光加冕,你于荣耀巅峰永不落幕!
7.3海选第二天,叶修斩获62383票,打破国漫场海选最高票记录,18.21%得票率位列燃组种子第一位,打破国漫燃组海选得票率记录!同时创下国漫场海选最高真爱记录——11563!
7.14本战64进16,一举打破国漫场最高票数记录,获79557票!
7.16本战16进8,叶修凭借96.45%的超高得票率刷新记录!
7.19八强战8进4,叶修以91674的得票数再次刷新国漫场最高得票记录!
7.20八强战半决赛,叶修轻松刷新前一天由自己创造的最高得票记录,斩获了120119的超高得票数!
7.21最终的决赛,叶修强势开场,高达14550的第一波强势打破国漫初动记录!并以130532的得票数再次打破记录!!!!同时打破B萌最高的真爱票记录!!30408的真爱!!!叶神本神!!!!叶修本王!!!!
感谢叶修!感谢每一个为叶修应援的叶粉全职粉!有幸遇到你们!!!!!!!
一身信仰为你荣光加冕,你于荣耀巅峰永不落幕!
一身信仰为你荣光加冕,你于荣耀巅峰永不落幕!
一身信仰为你荣光加冕,你于荣耀巅峰永不落幕!

55级阴阳师初始账号,没时间玩了,直出。三个ssr分别是六星茨木六星刀妹五星满灯姐,还有6545个御札,以后可以兑换一个ssr。有想要的可以带价私我哈~

阴阳师美男团ᕙ(•̤᷆ ॒ ູ॒•̤᷇)ᕘ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老公啊啊啊啊啊

琰寺:

大头一时爽 /全身火一葬场

人体还需多练/改天重画小周._>.

啊啊啊这里当时看的时候哭死我了555555555沐沐555555

🍃楚谓之聿🔫:

55555555沐沐啊啊啊啊啊啊我的沐沐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倾予九川🐧:

听狂风磅礴  踏岁月而来

是赠与你的最后拥抱

你看到她站在 时间彼端 浓烈绽放过然后

散落了

——《致不灭的火》(《归一》)


QAQQQQQQQQQQ再也无法直视卫星射线了

啊啊啊啊我们兽王叶!

🍃楚谓之聿🔫:

这只大猫看起来一点都不凶啊😂

🍁倾予九川🐧:

“跪下!”

比起身体庞大的异兽,一个人的身量实在渺小。可就是悬在半空的叶修这样一踏,那只原本还在犹豫的变异虎却如同千钧之力加身一般,虽然依旧不甘愿,却还是慢慢地,垂下了头颅,双爪前伸,匍匐在了地上。

——《归一 第四卷 第四章》 @🍃楚谓之聿🔫 


换个文虐?虽然这儿还没画金瞳呐……


【依旧点梗图;bug有…不过反正也找不出来不想改(…);这个人兽比例画着好奇怪啊2333;老叶好帅^q^



我老婆太贤惠了,我真是幸福!!!!!

手办&演唱会光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