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觉得我很委屈

有句mmp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老炮儿同人】小炮儿(谭小飞X张晓波)25

张晓波,我这辈子只在你一个人的面前怂😭😭😭

夜么虎子:

第二十五章




一封请柬静静的躺在桌子上,带着些许庸俗的红与金,还有花里胡哨的祥云瑞兽图。现在的中国人已经不一定多么喜欢这样的风格了,但是每当有重要场合的时候他们也依然还是会遵循这个风格。因为它是传统,在中国,不管做什么,吉利和彩头都一定要有。事儿越大,香就得烧得越高。




刘清江将那请柬拿过来看了两眼,检查了一下字迹,认为没什么问题了,便将请柬装到了一个设计颇雅致的白色信封中封好。无意间一抬头,正好看到了旁边对着液晶大电视打3D游戏,站没站相坐没坐相的刘鸿。又想起谭小飞那直溜溜的挺拔姿态,刘清江心里头立时就气不打一处来了。




“刘鸿!你要站就站,要坐就坐,别一副半身不遂小儿麻痹的样儿!”刘清风吹胡子瞪眼睛的对着刘鸿呵斥了一声。




刘鸿烦躁的摘下3D眼镜将游戏手柄扔到一边,不耐烦的对刘清江抗议:“爸,你又犯什么病了?我这儿玩游戏玩儿得好好的,没招你没惹你,你干嘛又骂我啊?”




“你看看你自己!那吊儿郎当的德行!”刘清江见刘鸿仍旧不知悔改,一下子就忍不住了:“你玩游戏还玩儿出理来了是吗?没事就知道在家里玩游戏,书也不念,工作也不去,一点正经事儿都不知道做!我说你两句怎么了?”正在气头上的刘清江抓住了自己儿子的话柄,对着刘鸿就是劈头盖脸的一顿痛骂。




骂完这一段仍觉不过瘾,于是紧接着又继续补充了下去:“你看看人家谭小飞,12岁的时候就能用大人的身份证炒股,用几千块运作出六位数的资金。你呢?你12岁的时候在干嘛?打架逃学欺负小姑娘!上高中的时候,你还说谭小飞成天在外头玩儿根本不学习,那人家高考也考了六百多分啊。你呢?大鸭蛋!再看看人家现在,蹲了三年监狱,出来照样跟你爸我平起平坐的在一张桌上谈判。可你呢?只会在床上对弱女子逞凶耍狠,刷卡买名牌买豪车,跟你那些狐朋狗友去夜店泡吧!你这样我还能指望你什么?都是一样的年纪,你难道就不觉得羞愧吗?”




刘清江心中是万分不甘,明明他跟谭军耀给自己的下一代创造的生活环境和基础条件都差不多啊,甚至他还比谭军耀更好呢,他老婆顶贤良淑德的一个女人,不比谭军耀那个神经病虐待自己儿子还跳楼的媳妇强多了。对刘鸿,他平时打也没少打,骂也没少骂,在教育上的投资也没少花,凭什么刘鸿就比不上谭小飞啊?到底差哪儿了?




“我有什么可羞愧的?”刘鸿闻言特别不以为然的撇撇嘴:“谭小飞就算再厉害,也注定是个死人了。你那么喜欢他,怎么不去认个干儿子啊。再说了,我不争气,不是还有你呢吗。我是你儿子,到什么时候你也不能不管我。”刘鸿大咧咧的说着,别看现在他爸说起谭小飞的时候是竖起大拇指的夸来赞去,等到时候谭小飞没有利用价值之后,第一个要谭小飞活不成的就是他爸。所以说,他没事跟一个迟早要死的人比什么比啊?




“你,你这就是强词夺理,为你自己的无能寻找借口!”刘清江听到这种无赖的回答,真是拿自己这个儿子一点办法都没有了。现在刘清江已经根本没抱着期待说要刘鸿多有出息了,他早就放弃了,他只希望刘鸿能安分一点就阿弥陀佛了。刘鸿总是这样无法无天,到处闯祸,他总也不可能跟在儿子身后替他擦一辈子的屁股吧。万一有天他有个三长两短的,就刘鸿这个样子,没了他可怎么活下去啊?




“反正你爱怎么说怎么说,我就这样,有本事你就把我塞回我妈肚子里重练。”刘鸿拿出了自己死猪不怕开水烫的精神。




“你!”刘清江一下站起身来,同时一阵剧烈的眩晕感也骤然侵袭,让他不由得踉跄了几步,赶紧又坐了回去。




按着发疼的额头,刘清江终是摆了摆手:“算了算了,我跟你这种人就没有办法交流。”刘鸿那油盐不进的态度,把他气得头风病都发作了。




“刘鸿,我这里有点事儿,要交待你去办一下。”刘清江疲惫的对刘鸿吩咐道,将桌上的信封往前推了推。




“今天晚上你再去一趟后海,把这封请柬拿到那个聚义厅去,交到谭小飞手上。”刘清江道:“还是老规矩,要加小心别叫人给盯上,喊上你那几个狐朋狗友的让他们帮你打掩护,迷惑外面人的视线。”




“还有!记住,要有礼貌知道吗!”不管怎么说,他们现在还是得求着点谭小飞,哄着点他。




“又让我去。”刘鸿听这任务是没好气的一脚踹在沙发上,不情不愿的过去把那张信封拿了起来,顶着一张臭脸抱着个肩膀往沙发里一倒就不起来了。




“我不想去……”刘鸿只说自己不想去,没好意思开口说真正的理由,显得他好像多胆小似的,但是他是真的对那个张老板还有点犯怵。




“没什么想不想的,你必需给我去!”刘清江皱着眉头,心说让你奉旨泡吧还不好啦:“你不就喜欢泡吧吗?反正除了这个,别的你也干不了。”




刘鸿闻言,是忿忿不平的冷哼了一声,把身子向后靠埋进沙发的更深处。老爹总是瞧不起他,认为他比不上谭小飞,迟早他要干点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好叫别人也知道知道他刘鸿也不是吃素的……那个谭小飞有什么好?不就长得好看了点,凭什么大家都捧着他?过去捧着也就罢了,可现在谭小飞已经连命都保不住了居然还有人捧他!真是见鬼了!




甭管刘鸿心里头再怎么不乐意,最终他还是没能拗过自己的老爹,一入夜就开着自己那辆小跑,约了三五好友,出发前往后海了。在聚义厅附近找了个叫月亮酒吧的地方坐下,等喝差不多了就推说自己要出去打个电话,一路悄无声息的来在了聚义厅。




“我爸让我把这个给你。”刘鸿在吧台上跟穿着酒保制服的谭小飞说着话,视线扫过周围,就见到了张晓波抱着个吉他坐在那儿,冲他威胁的一笑,真是饱含深意啊……刘鸿立刻低下了头,连眼神都不敢随意乱瞄了。




“你这儿要是没什么事儿的话,我就先走了。”刘鸿迫不及待的想要离开,他实在不想跟一个动不动就拿刀比划人脖子的主儿待在一块。




“帮我谢谢刘书记。”谭小飞道。




“知道了。”刘鸿不甘不愿的应了一声,真是憋气加窝火,谁叫他爸让他要“有礼貌”呢!




刘鸿走后,谭小飞便将那信封拆开,取出了里面的红底金字的请柬。




“这是什么啊?”张晓波也把头凑过去,念着邀请函上的字:“一带一路战略峰会,洽谈会邀请函……谭小飞先生……”这一带一路张晓波是听说过的,似乎是国家提出的一个经济方面的政策,但跟谭小飞又有什么关系呢?




“这是刘清江给我的诚意。”谭小飞道,参加峰会是假,刘清江是想要给他一个重新踏入京圈的机会。




这个一带一路全国峰会,从15年开始就每年都会办一次,可以说是一场国家级的政治经济盛会,汇聚了各路政界魁首还有商界群雄。在正式公开的研讨会过后,会有一场不为人知的私人洽谈会,那场会议是记者根本不能入场也不让报道的。其实也就是所谓的社交会议,在一个宴会厅里,把大家都汇聚起来,搞点节目、吃点东西、喝点美酒、再聊聊天。




最关键的,是为了让这群政商两界的精英们能有机会,坐在一起谈点真正“靠谱”的事儿,而不是仅仅只谈那些面向媒体大众时假大空的发言。




刘清江送这张请柬给他,是要他走进那个洽谈会的会场里,借着这次机会正大光明的重归京圈,向圈子里的所有人昭示:谭军耀的儿子谭小飞已经回来了。正所谓小隐隐于野,中隐隐于市,大隐隐于朝。他越是躲着,就越会让他的敌人肆无忌惮不把他当回事。只有他重新站到镁光灯照耀的最亮的地方,让别人投鼠忌器,他才能真正安全。退野还朝,隐于庙堂之上,被那么多双眼睛盯着,王博全也拿他没办法。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谭小飞不禁失笑,刘清江还真是愿者上钩啊,这么简单就达成了他的心愿让他都觉得有点乏味了呢。




“张晓波,愿意跟我一起,去这个峰会玩一玩吗?”谭小飞摆弄着那张请柬,上面说可以携伴参加。




“这个会场里面包罗万象,会有一些你平常只在电视上见到过的政商两界的大鳄,甚至还会有一些你在电视上都摸不着的传说中的人物,你怕吗?”




张晓波闻言嗤笑一声,心说谭小飞你这就小瞧我了吧。




“我有什么可怕的,走起!”他张晓波这个名字写出来就是个“胆”字,不就区区一个战略峰会嘛,里头那些什么政商两界大鳄鱼的,他们再厉害也不过就是俩眼睛一个鼻子罢了,也没见谁能长出第三只耳朵来。




谭小飞其实还有句话没说呢,这场峰会是他回归的第一场正式战争,那个会场就是他的战场。跟他一起走进那个战场,那么张晓波从此以后,就不再仅仅只是聚义厅酒吧老板的张晓波了,而是战局里的一员,与他背靠着背并肩作战的战友。




“我父亲刚到深圳的那年也是22岁,下火车的时候兜里只有30块钱,他空手套白狼的闯下了属于自己的大好河山。”谭小飞说到这里,掏了掏自己的口袋,只有烟盒、火机和钥匙几样零零星星的东西,把它们都一股脑的都摆到了桌上。




“张晓波,你看,我比我父亲还穷,我连30块钱都没有。但没关系,我还有你,所以我相信,我肯定会比我父亲还要成功。”




“谭小飞,你这就说对了,我可比30块钱强多了。不就是和你一起忽悠人嘛,耍嘴皮子哪家强,铁齿铜牙张晓波。”张晓波轻轻握住了谭小飞放在桌上的手。




说实话,张晓波也不可能放心让谭小飞一个人去。那个什么峰会里的大鳄鱼们,也许在旁人的眼里看来都是一尊又一尊的大金佛,但是在张晓波眼里看来,他们却是一个又一个的大怪兽,统统青面獠牙的张着血盆大口,想要把谭小飞连皮带骨的嚼碎




“那现在怎么安排?”张晓波问道。




“首先,我得先设计好一个形象。”谭小飞道。




“上海滩!许文强!斧头帮!我给你买个帽子吧,要白色带黑边的那种!”张晓波顿时脑洞大开,设计形象好啊!谭小飞穿许文强那身肯定好看,再戴个帽子叼根烟,帅死了有没有。




“什么鬼……你在想什么啊?我是说抽象的、意识形态上的那种形象好吗。”谭小飞简直哭笑不得,张晓波以为他是要去帮派斗殴吗?那他还不如直接穿六爷死前传给他的那件军大衣得了,再扛把军刀,那更帅气。




“张晓波,当年我爸刚到深圳的时候,下火车之后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当掉了他全部的家当,然后买了几套仿外国名牌的衣服。”尽管此后的每天谭军耀都只能跟流浪汉一起挤在公园里睡觉,早上在公共厕所里洗漱,捡饭店后头垃圾桶里的剩菜剩饭填饱肚子。但他用那几套衣服和仿佛贵族般的举止,让他的上司相信了,他是一个具有良好礼仪和品味并且家境殷实的年轻人。




“所以我要做的事情,跟我爸当初做的一样。”谭小飞解释道。




张晓波转着大眼睛想了想,谭小飞说他爸买衣服了,但张晓波肯定不会傻到以为这事儿就是买套衣服那么简单。谭小飞表面上说的是衣服,但实际上说的是谭军耀当年用的那个心理战术:你究竟是什么人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想让别人认为你是什么人。




“谭小飞,单单一个刘清江,份量还不够,对不对?”张晓波忽然开口问道。




张晓波觉自己的这个逻辑应该没出错,当年,谭军耀想要赢取别人的信任从而肥自己的腰包,所以他就不能让别人知道他其实屁钱都没有。而现在,谭小飞想要利用自己的筹码拉那些大鳄鱼们入局,所以他也就不能让那些大鳄鱼们觉得他根本屁用都没有。衣服做得再漂亮,如果锦衣夜行,别人也看不到的。谭小飞必需得想方设法的点一盏灯照亮自己的衣服,让那些大鳄鱼们注意到他这个人还有他手里面的筹码。单单是一个刘清江,份量肯定是不够的,谭小飞还需要拉拢那个峰会上更多有份量的人帮他造势。




“没错!就是这样,我说得对吧?”张晓波臭屁兮兮的笑着,心里头美滋滋的想着:啊!张晓波!你是多么机智的少年啊!




谭小飞略微有些惊讶,张晓波这段日子成长不少。




“你很聪明……”谭小飞夸赞道,这就像是一个悖论,谭小飞总想让张晓波永远当一个单纯的大孩子,不要去看到那些黑暗的现实,不要成长,这样他就可以像张晓波养着波儿二世一样,把张晓波养活在他为他编织的乌托邦鸟笼里,让张晓波无法挣脱。可事实却是,只要跟他在一起,张晓波就不可能不去让自己赶快成长起来,更加不可能不去看到那些黑暗的现实,因为谭小飞这个名字,本身代表的就是黑暗与现实……




“张晓波,你会不会觉得,我这样……像我爸一样整天算计来算计去的……很恶心啊?”谭小飞有点害怕,张晓波不喜欢这些事情,他从一开始就知道,他怕张晓波会讨厌他。谭小飞也害怕,他现在跟谭军耀越来越像,整天的想那些事情,最终他是不是也会变成跟谭军耀一模一样。




“谭小飞,你又怂了吧?”张晓波不以为意的道:“你要记住,你爸把他的算计留给了你,就像张学军把他那把军刀留给了我。但你不会像你爸那样利用算计去做坏事的,就像我也不会挥舞着张学军留给我的军刀到处砍人。”




张晓波定定的望着谭小飞,给他坚定的信念:“谭小飞,你正在用它自保,你正在用它帮助对的人。我也会监督你,让你这辈子都没办法利用它去做任何的坏事,明白了吗?”




谭小飞点点头,靠过去将自己额头抵在了张晓波的额头上不断的蹭,闭上眼睛低声的说:“张晓波,我这辈子只在你一个人的面前怂。”




“放心,我不嫌弃你。”张晓波扣着谭小飞的后脑勺轻轻的摩挲他短短的头发。他能感受到谭小飞隐藏在自信下的那一丝犹豫和害怕,如果说只要他握着谭小飞的手永远不放开,就可以让谭小飞从此不再恐惧,那么这个手铐,他戴得甘之如饴。




=========================


应同志们的要求,我分类了一个“飞波同人小炮儿”的标签,大家可以在主页里直接点进去,这样找更新会比较方便一点,没有那些图啊音乐啊的干扰~



评论

热度(6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