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觉得我很委屈

有句mmp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魏果 叶橙|嫁不嫁

老叶太苏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的少女心啊啊啊啊,嫁嫁嫁!!!!!!!

妈蛋叔叔:

1.


    叶修从会议室出来的时候,一脸菜色。他前脚刚一出门,就迅速从兜里掏出手机,皱着眉头接起了一直震个不停的电话:“你最好是有急事。”


    电话那头立刻传出了嘹亮的喊声:“你他娘的怎么这会儿才接电话。爷爷我打得多辛苦你知道吗。”


    “我刚才在开会。”


    “什么开会?你还开会?”


    “帮叶秋一个小忙。他今天逃班给他女朋友挑戒指去了,我就跟他换了衣服帮他开会。”


    “啧,”电话那头魏琛嘬了下牙花子,“双胞胎这玩意就是方便。”


    “方便个毛。”叶修想起来就有点火气,“说是小会,我进去才发现是董事会。害我跟标枪似的坐了仨小时,还不能中途离席。”


    “为啥?”


    “那帮老头都是向我汇报的啊。我走了他们跟谁说去。”


    “难为你了,哈哈哈。”魏琛乐,“那什么你现在有空没。”


    “有啊,你干嘛。”叶修沿着走廊有气无力地走,一边聊着电话,一边顺手扯松了领带,引起了小范围的女职员骚动。


    “你出来跟我商量商量事儿,”魏琛说,“我又把老板娘惹了。”


    “啥?怎么了又。”叶修问。


    “今天不是我俩那啥,”魏琛有点羞涩,“我俩谈谈,谈对象两周年吗,我就送了她一对儿玉王八。”


    叶修呆:“你送人王八干什么⋯⋯”


    魏琛在电话那头哀声叹气:“她上个月新开的两家网吧不是营业额有点没起来吗,我看她挺上火的,就买了俩王八让它摆柜台上,避邪招财,有利风水,还,还跟网吧谐音。不知道怎么了就惹了人不高兴了。”


    叶修听着也是醉了:“我说老魏啊,上次人家过生日你送人一箱安利还没长教训吗。”


    “你滚蛋!我走的不是实用路线吗。再说上回你跟我说过生日不能送日用品我后来也是懂了。但关键这次送的也不是日用品啊!纯玉的王八呐!”魏琛悲愤。


    “得得得,你人现在在哪儿呢?我找你去。正好吃顿饭。”


    “还能在哪儿,蹲训练营调教这帮新上来的小崽子们呢。”


    “好好好,我大约一个半小时之后到。”叶修一边说着,一边挂断了电话。他一边走着,已经一边把领带和西装外套都解了开来,衬衫口子还解开了三个。也算是让公司上下领略了平时都走禁欲路线的叶老板的颓废风格了。


    叶修推开办公室的门,向里面不知回来多久的弟弟打了声招呼:“小混账。衣服给你。以后再也不穿这玩意儿了。”


    “您受累。”叶秋也跟着脱衣服,但是难掩脸上欣喜之色。


    “买到了?”换回了衣服,叶修浑身神清气爽,给自己倒了杯水,惬意地问。


    “买到了买到了,”叶秋从桌上拿起一个首饰盒,啪地打开,“看到这个戒指的时候就知道是它没跑了。你看看漂亮不?”


    “挺亮的。”叶修象征性瞄了一眼,“小子眼光不错。”


    “嘿嘿。”叶秋傻笑着收起了戒指。


    “行了,”叶修喝完了水,拍拍屁股打算告辞,“我先走了。”


    “嗯。”


    “嗳对了,”叶修走到门口又停了下来,“你给我买这手机什么牌子的,震动太强了。”


    “威⋯⋯诺基亚。”叶秋挑了个那手机比较能被大众接受的称呼,“震动强点怎么了?”


    “没什么。”叶修咕哝着,拉开门走了。等走到走廊里才又自言自语,“揣兜里让它震了仨小时,蛋都快掉了。”




2.


    叶修神神秘秘地扣着帽子来到兴欣训练营的大门口,一眼就看到了缩在花坛边的魏琛。此时大概是正好抽完了一根烟,正躲着门口保安小哥的视线鬼鬼祟祟地把烟屁股往花坛里按。


    “哎哎哎,注意素质。”叶修说,“被记者拍到影响多不好。”


    “上次被拍到比赛场地上往莫凡帽兜里塞瓜子皮的还是你吧,叶修大大。”


    “我那时不是着急上台领奖吗。而且莫凡那帽兜诱惑力太大。”叶修脸不红心不跳。


    “嗤。”魏琛翻了个白眼,一把拖过叶修往大楼里拽,“走走走,进去等我拿了钱包就去吃饭。”


    “哟,你请啊?”


    “我就勉为其难请一次,”魏琛说,“但关键是吃完饭你陪我去趟商场,看挑点啥东西让老板娘消消气。”


    “你也太瞧得起我品味了。”叶修笑。


    俩人一边闲扯一边进了训练室。魏琛进了门就扔下叶修去自己位置拿钱包了,剩下叶修一个人站在门口被迅速冲上来的包子扑了严实。


    “老大!老大你来了啊!”包子嘹亮地喊。


    他这一喊,满屋的小辈都扔了手里的鼠标键盘,一个个脑袋像雨后春笋似的从屏幕后面冒了出来。


    叶修打完国际比赛之后虽是彻底退了役,但也名义上挂了个兴欣战队经理的职务。只是基本上平时都窝在家里名为办公实为跟队友联机打游戏,只有比赛时才会神出鬼没地游走在场地边。此时出现在训练营,众人都像看流星似的看他。


    “叫老大!”包子大手一挥。


    训练室传来了不甚整齐的“老大”声,几个小辈硬是把已经到了嘴边的“前辈”咽了下去,在最后关头改了口。


    叶修嘴角一抽,敷衍地抬手致意,一边对包子说,“江湖气息挺重哈。”


    “谢谢老大!”包子显然没get到叶修的点,又是对着全场大手一挥,“好啦,都认真训练吧!”


    众小辈又都听话地闪着星星眼坐下了。


    “走吧。”魏琛拿了钱包,又风风火火地扯着叶修往外走。


    “老大再见!”包子在后面喊。依稀听到几声响应。


    “让你俩负责训练营也不知道是对是错⋯⋯”叶修摇头。


    “当然对。兴欣训练营出来的孩子,皮儿厚抗骂,馅儿大手法老辣,纵观联盟上哪儿找咱们这儿这么有出息的。”


    叶修额头上垂下一滴汗来。




3.


    “说吧,你家老板娘现在还气着呢?”两人在街边随便找了家饭馆,钻进包厢。叶修手里玩着筷子,悠哉悠哉地问。


    “不知道气消了没,我也不敢打电话问。”魏琛惆怅。


    “怂。”叶修送上一句点评,“不过老板娘不是小心眼的人,也不至于一气气到现在吧。”


    “我也不知道啊。”魏琛仰脖喝了一杯茶。


    “唔⋯⋯”叶修沉思,也是百思不得其解,“说不定是你王八送的太大,老板娘搬不动。”


    “你是认真来帮我的吗!还是来看笑话啊!”魏琛虎目含泪。


    “都有。”叶修诚实道。掰开了筷子夹菜。


    “其实也没多大。一个王八就半个巴掌那么大。纯翡翠的啊,大了我也买不起。”


    “我靠!你是钱多了没处花了是吧!一王八你买那么纯的干什么!”叶修豆芽都喷出来了。


    “俩!”魏琛悲愤,“早知道这是费力不讨好我就不买了。还巴巴地包得可好看了呢。结果人打开盒子一看,脸都长了。”


    叶修脑中突然灵光一现:“老魏,你那什么装的那俩王八?”


    “小木盒儿啊!王八本来没盒子,我还特地从那古董店买了两个紫檀木的小首饰盒儿。”


    叶修疯了,问:“你还分两个小盒装的?”


    “是啊,一个装不下啊!”魏琛迷茫,不知道叶修是什么意思。


    “老板娘打开盒子之前是不是特兴奋?”叶修问。


    魏琛回忆:“哎对对对,特兴奋,感觉都快哭出来了似的。结果打开一看是王八,脸色稍稍沉了沉。我就跟她说,还有一个呐!她又特别兴奋地开另一个小盒,打开之后才彻底不理我了。”


    “⋯⋯⋯⋯”叶修大概猜到原因了。他默默地看了魏琛几秒钟,“老魏,你真是个感动中国的好逗逼。”


    “滚,你才逗逼。我就是想不明白了,”魏琛抱头,“老板娘摔门出去倒是洒脱,留我在这儿死都死不明白。”


    叶修看着魏琛拉碴的胡子,心里想着这货三十多岁才盼来一个好姑娘也算不容易,心下不忍,就想着索性做回好人点他一下,“老魏啊,我问你,你和老板娘,是没讨论过啥时候结婚吗。”


    “结婚?”魏琛睁大了眼睛,“没讨论过。主要是我怕提了脸上挂不住,就一直没说。她也没问啊!”


    “这事儿能等姑娘问吗!”叶修摇头,“倒是你自己想没想过娶她啊?”


    “老夫从刚见到老板娘的时候就想娶她了。”魏琛唏嘘,远目。


    “我靠,贼心眼儿那时候就起了啊。”


    “说了不怕你笑话,”魏琛挠头,“当时看见老板娘的时候就觉得这姑娘爽快,还一身侠气,是我喜欢的款。但是吧我想着人家那么漂亮肯定看不上我,就没好意思马上下手。”


    “没想到你俩在一起之前你还暗恋人家那么长时间啊。”


    “对呗,哈哈。不过也算守得云开了,其实我当时问她的时候问的就是能不能当我老婆。结果她点头之后我才发现得先,交朋友,不能马上娶人家。”


    “然后你后来也没问?”


    “没机会啊!兴欣这两年事儿多少你也不是不知道。新场馆新队员都得操心,哪有时间想结婚。再说我怕自己说早了,她再抽我。”


    “⋯⋯她当时抽你是因为你跟人在一块儿第二天要亲她吧。”


    “我操,我自己媳妇儿不能亲。”


    “那叫女朋友。从拉小手到亲小嘴至少得一周呢。”


    “你倒是懂得多。”


    “沐橙告诉我的。”叶修笑,“我啊也算明白了,老板娘估计是以为你想借着纪念日迈出重大一步,满心以为盒里是个戒指,结果一开是个王八,再开还是个王八。”


    魏琛一愣,“什么是这样吗?”


    “估计是。”叶修点头。


    “那她居然真想嫁给我?”


    “你不会这点把握都没有吧。”


    “哈哈哈,没有啊,哈哈哈。”魏琛乐得咣咣砸桌子,“我怎么会有把握啊哈哈哈老叶,哈哈哈老板娘真想嫁我啊哈哈哈哈哈。”


    叶修像看弱智一样看着魏琛。


    魏琛乐了半天,这才冷静下来,愁道:“那我这事办的真挺操蛋的。”


    “你啊,”叶修继续支招,“要是现在挽救也不算晚。商店不还没关门吗,去挑个戒指,回家就把老板娘拿下。”


    “对对对,就这么办。老叶走走走,陪我去。”魏琛蹦起来。


    “我靠,我饭还没吃完。”叶修无奈,只得恋恋不舍地撂下了筷子。




4.


    两个爷们儿一路小跑冲进商店。叶修心好累,感觉自己旁边的魏琛走路都是飘起来的,还嘿嘿嘿地傻乐。


    “我操这么多种,老叶你说我买哪个啊?”魏琛趴在柜台上往里面看。


    “挑有眼缘的。”叶修回忆下午弟弟说的话,“挑那种你看一眼就知道戴她手上肯定好看的。”


    “我一爷们儿哪看得出来。”魏琛被满柜的戒指晃得直揉眼睛,“不都是一块石头一个小环环。”


    “你仔细点看,肯定能挑出来的。”叶修吊儿郎当单手撑在柜台上,没精打采地扫视着里面的首饰,心中忽地一动,“你看这个,”他扯了扯魏琛,指着一枚精致的戒指说:“这个,沐橙戴肯定好看。”


    魏琛听了,“诶哟”一声抬了抬眉毛,一脸玩味地看着叶修。


    叶修竟是没搭理他,正低下头仔仔细细地瞧那枚戒指。看了许久,才又愣愣地说,“正好是嵌着三颗钻石,沐橙肯定喜欢。”


    魏琛咳嗽了一声:“那什么,老叶啊,你和苏妹子也有一年多了吧。”


    “嗯。”


    “这事儿,想没想过?”魏琛轻轻扣着柜台。


    “想过啊。”叶修回答得坦然,“十年前就想过啦。”


    魏琛“嘿”地一笑,没再问什么,只是抬头招呼了一声,“麻烦您,把这个戒指拿出来给我身边这位看看行吗。嗯,再把这个,对,这个绿的拿出来给我看看。”


    叶修笑:“口味挺别致嘛。”


    “她肯定更喜欢这种。翡翠的,她戴好看。”魏琛将戒指托在手心,小心翼翼地察看。


    “呵呵,咱俩效率也是挺高的了。”叶修笑。


    魏琛喜滋滋地叹了口气,感慨道:“快点好。这种事,既然决定了,多等一分钟都是等不及。”


    “你啊,这回别把戒指放盒里了,估计老板娘都有心理阴影了。你要想矫情点,就整个甜品啥的把戒指塞到里面,让她吃出来。”


    “这招好,”魏琛狂点头,“那你呢?打算怎么说?”


    “我?”叶修一愣,随后又一笑,“现在不知道,到时候就知道了。”




5.


    出了商店,魏琛就跟兔子似的蹦蹦跳跳地回家了。


    叶修目送魏琛远去,这才掏出手机,拨下号码。电话响了几声就被接起来。


    “喂——?”


    “在哪儿呢?”叶修问。


    “xx饭店门口。果果生老魏气了,我请她吃了顿饭,又劝了她好一会儿。这会儿估计她已经回家了。”


    “咱俩这一下午算是都为这对冤家操心了。”叶修笑。xx饭店正是刚才叶修和魏琛吃饭的地方,也难为两桌都各自缩在包房里,没碰上。他信步沿着街路向前走,“你问她为什么发火了吗?怎么劝的她?”


    “说起来挺逗的,”苏沐橙在电话另一头笑,“不过我只告诉你,你别告诉别人啊。果果跟我说,她盼老魏跟她求婚盼好久了,结果老魏今天居然松了她一对玉乌龟!果果当时有点失望,脸上又挂不住,就气跑了。”


    “哈哈。”


    “我就跟她说,老魏这人,肯定是属于心里想问可又不好意思的。果果你得给他点暗示,要不他肯定自己找不到机会。”


    “你劝得对。”


    “那你是怎么跟老魏说的?”


    “幸亏平时受你指点,我猜得跟你差不多。后来我就把我想的跟老魏说了。”


    “真的啊?!那他开窍了?”苏沐橙惊喜道。


    “这么说吧,”叶修神秘地压低声音,“你家果果今晚会很幸福很开心。”


    “真的吗!太好啦!!”苏沐橙雀跃。


    “好啦,他俩肯定是好了。你就放心吧。”


    “嗯嗯,放心啦,哈哈!说起来,你弟弟也准备要求婚了吧,最近喜事真多啊!”苏沐橙感叹。


    “叶秋?”


    “是呀。”


    “是叶秋吗?我怎么记得是叶修呢?”


    “你说什么呀。”


    叶修停住步子。冲饭店门口拿着电话的苏沐橙招了招手。


    “嘿!”苏沐橙见是叶修,忙放下手机扑了过来,“你怎么来了?”


    “接你回家啊。”叶修搂着苏沐橙,亲了亲她脸蛋。


    两人手拉着手在街上信步而行。时间已是初冬,苏沐橙将二人握着的抬到嘴边,哈了下气。


    “冷了?”叶修问。


    “是呀。”


    “手伸进来。”叶修指了指自己外套的兜。


    “嗯。”苏沐橙听话将手伸了进去。却是猛地一呆,停住了脚步,定定地看着叶修。


    “那什么,”叶修脸有点红,目光躲躲闪闪。他局促地左右看看,最终还是下定了决心,紧张地攥住苏沐橙放在自己兜里的手,问:“嫁不嫁?”


    街灯之下,苏沐橙笑得无比灿烂。




6.


    魏琛是缩着头进家门的。


    他以为迎接他的如果不是锅铲,也至少是拖鞋,可却被陈果的笑脸吓得向后一跳。


    “你躲什么。”陈果手里确实拿着锅铲,可却没扔出去。


    “没躲,没躲哈,”魏琛如获大释,换了鞋踏进客厅,“好香啊!你烧菜了?”


    “嗯。我之前在外面和沐橙已经吃过了,但是你一下午都在训练营,还没吃晚饭吧。”


    “没,没呢。”魏琛连忙道。


    陈果点点头,就转身进了厨房。魏琛像只哈巴狗一样跟在后面,“做的什么菜啊?”


    “都摆在桌上了啊,你自己看,这个清炒豆苗也马上出锅啦。”


    “嗯,好,好。”魏琛看陈果背对着自己,忙鬼鬼祟祟地出了厨房,手缩在兜里一阵捣腾,这才掏出那枚戒指。


    “来啦!”陈果端着菜盘子走了出来。


    魏琛大爆手速将戒指塞进一个锅贴里。


    “你干什么呢?”陈果注意到魏琛背对着自己的抽风般的背影。


    “没干啥,哈。”魏琛回头憨笑,“我再去开瓶酒。”


    魏琛逃到酒柜跟前挑了瓶红酒,脑中默念注意气氛注意气氛,又端了个烛台过来。


    “玩儿浪漫呀?”陈果坐在桌边笑。


    “你就别挖苦我了,今早我都玩儿脱了,你就,让我再耍一次。”


    “不算玩儿脱。”陈果托着腮暖暖地笑,“我挺喜欢那两只小乌龟的。不过我可舍不得放在店里。”


    “真的?”魏琛瞪了眼睛。


    “我打算放自己桌上,看着玩儿。”


    “你爱放在哪里都行的。”魏琛倒了两杯酒,端给陈果。


    “纪念日快乐!”陈果向魏琛举了举杯子。


    “嗯。快乐。”魏琛稍稍有点紧张,拿着杯子的手都有点抖。


    “好啦,吃饭吧。你肯定饿了。”


    “啊⋯⋯”魏琛扭捏开口,“老,老板娘。”


    “嗯?”


    “那那那那,那什么,你也吃。”


    “我不饿。”陈果笑。


    “你你,你吃个锅贴吧!”魏琛急急夹起那个锅贴,就往陈果嘴里塞。


    “我靠老魏干嘛!”陈果皱着眉头躲老魏的筷子,眼看着又要火了。


    “不,你吃!这个你必须得吃!”魏琛头上汗都冒出来了,只一个劲的夹着锅贴往陈果嘴里捅。


    “好了,我知道了!你先放下,我自己夹。”


    “哦,好。”魏琛这才放心,将锅贴搁在盘子里。


    陈果拿起筷子,正欲去夹锅贴,却瞬间定住了。


    那锅贴被老魏又塞又捅又夹的,皮早已破开,馅都散了出来。


    陈果看着盘里乱七八糟的锅贴,呼地一下站起来,抬起手捂住了嘴。


    魏琛只觉嘴里发干。他像做错事的小学生一样战战兢兢站了起来,伸了手去拿那盘子。拿起了盘子,又是举步维艰地平移到陈果面前,然后竟是硬着头皮单膝跪了下来,手中盘子高高举过头顶。


    陈果早就热泪盈眶,此刻看到魏琛的滑稽样子,却又忍不住噗地笑了出来,眼泪也跟着流了下来。


    “好啦。”还未等魏琛开口,陈果已是伸手接过了那个盘子。


    魏琛吞了下口水,抬头看着陈果,紧张得气儿都喘不匀。


    陈果不紧不慢地捏起那只锅贴,然后眉眼俱笑地对魏琛说:“就算这锅贴里什么都没有,我也是嫁的。”




-end-





评论

热度(1358)